所在位置: 工伤赔偿法律网 > 理论研究 > 工伤新闻 > 正文
外卖骑手现状:工伤险普及率偏低,在意交通安全却屡次违规
作者: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1-02-05 09:04:00 浏览量:

2月1日,南都民调中心发布《解困外卖骑手:出餐慢是配送超时主因,延长配送时限受支持》一文,指出外卖平台对配送超时责任未厘清、骑手工伤保险缺失等问题。针对外卖骑手行业面临的种种问题,南都民调中心继续发起外卖骑手行业现状调查,试图进一步了解外卖骑手的生存现状。调查结果显示,外卖骑手以90后男性为主,其中超六成从业时间不足一年,近八成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超七成受访骑手表示有购买商业意外险,但不少人对具体内容不甚了解,同时工伤险普及率也偏低。七成半受访者自称在乎交通安全,但近八成违反过交规,受访骑手反映平台严苛的扣罚制度倒逼骑手以身犯险。


群体特征:90后男性为主,多数是“城市新人”


南都民调中心于2021年1月22日-26日以网络调查与街头拦截访问相结合的方式开展本次问卷调查,一共从广东、山东、广西、江苏等22个省份回收到130份外卖骑手有效问卷,并在广州采访了12名外卖骑手,覆盖美团、饿了么、顺丰同城等配送平台。


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受访骑手中男性占90%,女性仅占10%;从年龄段来看,90后占大多数,达62.31%,80后占26.15%,70后占8.46%,60后和00后各占1.54%;从学历水平来看,21.54%的受访骑手自称仅有初中学历,43.85%有高中/中专学历,27.69%有大专学历,本科或以上水平的有6.92%。进一步将受访者细分为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数据显示众包骑手中女性比例相对较高,具有大专或以上学历的比例也更高。


(数据说明:由于本次调查中各项百分比数据均四舍五入至小数点后两位,部分数据表格各项总和可能与100%有0.03%以内的偏差。下同)


虽然外卖骑手以年轻人为主,但其中不少人已经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调查中,36.92%的受访骑手已经成家立室,育有一孩的占比18.46%,育有二孩或以上的占比12.31%,已婚未育的占比6.15%。


调查还发现,不少外卖骑手是“城市新人”。44.62%的受访骑手在工作城市生活时间不到3年,10.77%居住时间在3到5年之间,只有19.23%在工作城市生活了5年以上,以及25.38%是本地人。


此外,本次调查还问及骑手们入行前的经历。26.14%的受访专送骑手表示自己成为骑手前是餐饮从业人员,和外卖配送有一些职业上的联系;另外有25%表示自己以前是公司职员,11.36%以前是工人,分别有10.23%曾是个体户和快递员。众包骑手方面,调查中只有28.57%表示自己是全职从事外卖骑手,71.41%表示另有正职,其中以个体户、公司职员、快递员占较多数。


阿广是本次实地调查中唯一持有硕士学历的受访者。他目前在某外卖平台做众包骑手。他表示,自己在某事业单位还有一份正式工作,选择这份兼职主要是觉得这份工作赚钱快,且入行门槛也较低,并笑称送外卖反而比自己的正职更轻松。根据阿广向研究员展示的骑手结算页面来看,他每天在平台的在线时长接近12小时,配送30单左右,日均收入约200元。


职业特点:超六成骑手从业时间不足一年,近八成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


本次调查中,超六成受访者表示从事骑手工作的时间不满一年,17.69%受访骑手工作时间在一到两年之间,20.77%从事骑手工作超过两年。


值得注意的是,从受访骑手的年龄段来看,90后受访骑手中有72.84%表示从事外卖骑手不满一年;70后、80后受访骑手均有超50%的受访骑手从业时间达到一年以上。由此看来,近一年有不少90后加入了骑手大军,可能是疫情期间的就业压力所致。


问及从事骑手这份工作的原因时,69.23%的受访者看中该工作时间自由,占比最高;53.85%认为骑手就业门槛低/工作简单;40%表示为了高收入而入行;也有25.38%觉得骑手工作轻松,23.08%表示享受骑行/在城市中穿梭的体验。


虽然近七成受访骑手表示因工作时间自由而入行,但问及具体的工作强度时,只有21.54%的受访骑手表示每天工作时长在8小时以内,60%表示每天工作8-12小时,甚至有18.46%表示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


如此高强度的工作能为骑手带来多少收入?问卷统计结果显示,45.38%的受访骑手每月收入在5000-7000元之间,28.46%月收入3000-5000元之间,18.46%表示月收入7000元以上。调查还显示,有25.38%的受访骑手表示曾遭遇过拖欠工资的情况。其中,受访众包骑手遭遇欠薪的比例达38.10%,显著高于专送骑手。


职业保障:超七成受访者有商业意外险,但工伤险普及率偏低


广东省人社厅等多部门此前共同印发《关于单位从业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等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的办法(试行)》,提出提供网约车、外卖或者快递等劳务的人员,其所在平台企业可自愿为未建立劳动关系的从业人员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其参保人员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不过,可能是由于该办法新近出台、宣传尚未到位等原因,本次调查数据显示,受访的广东骑手中只有47.92%表示知道相关政策。


继续问及平台为骑手提供的保障内容,商业意外保险是目前普及率最高的一项保障:51.54%的受访骑手表示会通过平台代扣或自费形式购买商业意外保险,21.54%表示自己所在的平台付费为骑手购买了商业意外保险。但在工伤保险方面,只有30%的受访骑手反馈平台为其单项缴纳了工伤保险,16.15%反馈五险一金均有缴纳。此外,仅9.23%的受访骑手获告知伤病假期间会有最低工资保障,还有9.23%表示自己不知道平台为自己购买或提供过哪些保障。


尽管多数受访骑手表示有购买商业保险,但在实地访谈中,不止一位骑手提到自己其实并不清楚具体的保险条款和保额等细节。某平台的骑手李先生透露,自己每个月的工资条会显示代扣保费110元,但自己未见过具体保单,不知道到底保了哪些内容;此外,由于外卖站点的承包商不同,不同站点的骑手保费也不一样,有些可能扣110元,有些可能扣90元,管理比较混乱。


工作现状:自称在乎交通安全,违反交规却渐成常态


问及受访骑手对这份工作的满意度时,38.46%表示一般,37.69%表示比较满意,16.92%表示非常满意,另外有6.93%表示不满意。


深入了解发现,交通安全是骑手们最关心的问题,占比达75.38%。有受访骑手表示,如果遇到恶劣天气,点外卖的客人明显增多,由于单量太大,平台可能出现派单混乱的情况,加之时间紧张,只能开快车,极易发生事故。


此外,52.31%的受访骑手为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健康担忧,36.92%的受访骑手担心这份工作没有职业发展前景,分别有29.23%和23.85%的受访骑手为“平台未购买社保”和“平台未购买工伤险或其他商业保险”而担忧。


虽然不少骑手对交通安全问题感到忧虑,但同时也有78.47%的受访骑手承认自己有过闯红灯、逆行等违反交规的行为,其中甚至有21.54%的受访者承认自己经常违反交规。


违反过交通规则的受访者中,73.53%表示自己之所以违反交通规则,是因为订单即将超时,不得不提速;此外,“路况不佳”和“系统导航有误”也是导致受访骑手违反交通规则的重要原因,占比分别达到52.94%和42.16%。


值得注意的是,受访众包骑手中提出系统导航有误的比例达60.61%,显著高于专送骑手,这可能是因为平台对众包骑手的培训不足、骑手对导航操作不熟悉所导致。


有实地访谈中,也有骑手表示在午餐或晚餐高峰期,平台一旦短时间内收到太多订单,分配给骑手的订单就会开始出现混乱:有些订单顾客地址在同一栋大厦,取餐商家却相距好几公里;有些订单在导航里直线距离只有几十米,但因为没有斑马线或过街天桥,其实需要绕行很远才能到达。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骑手为了在规定时间内送达,逆行等违规行为几乎难以避免的。


调查数据还显示,“雨天路滑不慎摔倒受伤”和”配送车辆突发故障”是配送过程中最常遇到的意外状况,均占比44.62%;其次是“配送时餐品不慎打翻”,占比38.46%;“配送途中餐品被盗”也不少见,36.15%的受访骑手表示自己曾遇到过这种情况。


违反交规原因:消费者大多宽容超时,但平台扣罚规则严苛倒逼骑手冒险


虽然大部分受访骑手表示是因担心订单超时而冒险违反交规,但大部分消费者对骑手超时配送持宽容态度。据南都民调中心此前发起的外卖行业超时配送问题调查结果显示,69.89%的受访消费者能接受的配送时间在20-40分钟,其次有20.16%可以接受40-60分钟送达,只有8.60%表示应在20分钟内送达。此外,该次调查数据还显示,只有39.52%的受访消费者明确表示会关注外卖的送达时限,超八成消费者最关心外卖的味道和卫生情况,七成表示会关注外卖价格。即使订单出现超时,也有60.62%的受访消费者理解其原因为餐厅出餐慢、配送被迫延误,58.90%理解天气恶劣、配送确有困难。


当然,消费者不可能对骑手的日常工作环境了如指掌。虽然有64.41%受访骑手表示可能会因为等电梯、爬楼梯等情况导致延误,但只有23.29%受访消费者意识到这一问题。对此,消费者和骑手之间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沟通和相互理解。


既然消费者对外卖超时大多抱持理解之心,是什么原因导致骑手宁愿冒险违反交规,也要确保订单准时送达?多名受访骑手反映,平台定下的超时扣罚规则过于严苛,为保证收入只能以身犯险。


骑手李先生透露,他就职的外卖平台要求骑手每月准时率必须维持在99%,即配送1000单只能出现10单超时;一旦超时,除了单笔订单扣罚外,当月整体工资也会受影响。


还有骑手表示,自己所在的平台超时扣罚与用户评价扣罚非常严重,一次扣罚就是五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几乎白干半天。甚至还有部分订单明明提前送达,即使顾客没有不满,也可能因为骑手未在规定时间内确认订单状态,同样会被扣罚。


心声期望:厘清配送超时责任,合理设置外卖放餐点


最后,问及骑手希望平台或相关方面出台哪些举措时,呼声最高的是商家出餐时间和配送时间分开计算、明确超时责任,占比达73.08%。实地调查过程中,不止一位受访骑手提到了“商家卡餐”的现象。有受访骑手吐槽:商家会优先满足堂食客人,有时在最后几分钟才能拿到餐,商家做不出来,自己也倍感无奈;还有受访骑手直言:“如果商家出餐快,基本不会超时”。


此外,也有53.08%的受访骑手希望能够在小区、写字楼等设置合理的放餐点或者外卖货架,方便放置外卖。不少受访骑手提到,一些旧楼或写字楼没有电梯或电梯出入慢,也是配送超时的重要原因之一。有受访骑手表示自己经常接到一些旧楼的单,有一天不得不爬好几次9楼;运气不好时,如果前一单出现超时,后面两单也会被连累超时。


除了上述两点,还有49.23%的受访骑手希望平台合理制定配送路线和时限;43.08%提出限制骑手单次接单上限和配送距离,降低配送压力;39.23%希望政府部门强制要求平台为全体骑手办理工伤保险;38.46%希望交通部门优化道路设计,拓宽非机动车道,减少交通事故发生。


建议:多方面共同全方面改进,为外卖骑手营造安全环境


从本次调查结果可以看出,目前外卖骑手行业的工作强度和人员流动性都较高。虽然多数骑手已经意识到职业安全问题,但由于考核压力大、职业培训缺失、相关保障不到位等原因,不少人依然铤而走险,屡屡违反交规。


解决外卖骑手的安全问题,离不开平台、餐饮商家等方面共同努力。课题组认为,外卖平台应率先改进算法,把餐饮商家出餐时间、外卖骑手等电梯/爬楼梯时间等因素都考虑在内,设置更合理的配送时限。


其次,有条件的餐饮商家可以提前准备好外卖所需的包装等,设置单独的外卖生产线,将外卖业务标准化和流程化,提升出餐效率。


职能部门方面,交通管理部门可以优化道路设计,减少交通事故发生;人社部门可以进一步完善外卖骑手等劳动群体的社会保障制度,为外卖骑手建立职业规范,帮助外卖骑手合理合法地维护应得权益。


当然,最后还是需要消费者和骑手之间相互理解。消费者一句简单的多谢,或许就能大大缓解骑手的精神压力,从而更好地服务顾客;骑手解释清楚订单超时原因,也可能减轻消费者的不满。




本文地址:http://www.ft22.com/news/10116.html
上一篇:员工送孩子上学后返回上班途中遇车祸,法院认定属工伤
下一篇:新疆自治区连续第16年调整工伤(亡)职工工伤保险待遇水平
维权团队更多>>
业务范围更多>>